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双衍纪_ 第十八章 逍遥之战-

时间:2021-03-05 13:4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黑无常白无常小说双衍纪 第十八章 逍遥之战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四强战,场地就要从五座对战台挪到当中的主战台——炎黄战台之上了。二十四日那天,大殿前,众位弟子正看新张贴出来的四强对战表。太清武会到了最后的紧要关头,场场比武都十分引人注目。因此四强战开始,一天只进行两场比武,上、下午各一场。

    “四月二十六日,辰时一刻,炎黄战台,欧阳放对战田敬康。未时一刻,炎黄战台,何天逍对战何天遥。”

    看到这个抽签结果,弟子们议论纷纷。能闯进四强的弟子,必然有一番本领,所以四强战肯定是场场精彩。不过大家更感兴趣的是,何天逍和何天遥这对并称太清宗两大天才弟子的兄弟,终于在最终决赛之前相遇了。天才对天才,本来就是兄弟,拜的还是同一个师父,到底最后谁能胜出?这个悬念牵动着不少人的心。

    只有四人分组,天逍和天遥对上的几率其实是挺大的。两人虽然有些心里准备,但真看到对战表时也皱了皱眉头,正所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兄弟俩都不愿放弃这个正式一拼高下的机会,但是又担心剑招无眼,伤了对方。两人默默无语,朱晓敏在一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三个人一路无话,回到了竹园内。

    余瑞江正站在院中。“怎么?知道下轮要兄弟相斗了,就这么颓丧?”淡淡的声音响起,余瑞江转过身来,看着心事重重的两人,“你二人能以和合中期的境界,一直闯入四强之争,着实令为师十分自豪。其实你们自己心里也想知道,究竟是谁更强吧?下轮你们无须担心重伤对方而不敢出手,你们两个的水平我心里有数,到时诸位长老悉数到场,恢复伤势的丹药也会准备妥当,赛后还有两天可以休养,你二人大可安心放手一搏。”

    余瑞江哪能不明白两个徒弟的心思?有了师父的保证,天逍和天遥心中也坦然多了,以师父即将达到大乘境界的修为,怎么可能让两个和合境界的爱徒你我相伤呢?

    放下了心中的包袱,天逍和天遥互相对望着,眼神中满是激动,兄弟二人在修仙之道上一路高歌猛进,但从未正式较量过。如今,两人心中都燃起无穷的战意。

    两位天才师兄要来一场龙争虎斗,朱晓敏感觉自己的心也开始紧张激动起来。

    何天逍对战何天遥,这个消息在太清宗门内迅速传播开来。虽然四强中的另外两名弟子也很厉害,他们都已进入和合后期很久,估计离境界突破不远了,但论名声,他们还是比不上逍遥兄弟二人。所以,弟子们更关注下午那一场比试。

    这两天的夜里,天逍破例没有前去魔隐洞修炼《煜天刀典》,大战在即已不容分心。天遥在练剑时一扫平日里轻松的神情,脸色十分凝重。朱晓敏也不敢再整天嘻嘻哈哈地和两位师兄聊这聊那了,生怕影响到两人的状态。

    在这个让人神经紧张的时期,唯一比较欣慰的是,大师兄韩明飞在数日的闭关修炼和冥想之后,终于顺利地突破了空冥境界,升入了洞虚境界。

    洞虚,已是炼神还虚的最后一个境界。踏入这个境界后,一般的修仙者需要苦修十五年左右,才有望冲破瓶颈进入炼虚还真层次。提升境界相对容易,提升修炼层次可就难多了,因此,三大层次,一共有三道槛。其中当然是从一介凡人到筑基成功这个槛最容易迈过,后面的和合到元婴、洞虚到寂灭,那都是要看天时、地利以及自身感悟的。

    所谓天时,是指修炼时间的积累,不修炼出足够的灵力,是不可能让修仙提升一个层次的。而地利则容易理解,洞天福地,灵气浓厚的仙家之境自然有助于突破。最后这个自身感悟则是最难的条件,毕竟要达成前两个条件还算比较容易,而感悟则是看人的悟性,悟性高则耗费时间短,反之则长。

    韩明飞如今踏入洞虚,俨然已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了,在年轻一辈弟子当中算是出类拔萃的佼佼者。因此,余瑞江一直喜上眉梢,可见他对大弟子的修炼成果很是满意。这也使得竹园中严峻的气氛变得轻松许多。

    转眼之间,两天过去了,炎黄战台终于迎来了和合期的四强战。上午那一场欧阳放对战田敬康的比赛,众人也都去看了。两位参赛者的修为果然不同于天逍、天遥前几轮的对手。他们都是擅攻之人,一场仿佛不要命的对攻大战,“乒乒乓乓”地打了半个多时辰,两人拼得满身是伤,血流不止,实在是难分胜负。再继续打下去对两人伤害太大,因此长老们一致同意让两人停战,判场面上稍占优势的田敬康胜。欧阳放不服,硬要继续比过,最后李原啸亲自出面劝阻,并承诺即使最后欧阳放得了第四名,宗门也会奖赏给他高级丹药,他这才放弃。于是第一场比试,田敬康获胜,他可以进入最终决战。这样一来,他至少也是第二名,所以尽管伤痕累累,他还是笑逐颜开。

    众弟子看得大呼过瘾,议轮纷纷,第一场四强之战就如此精彩了,下午的那场可谓全宗瞩目的第二场四强之战还能差得了?众弟子甚至都不愿离开占下的位置,情愿一直等到下午开战。

    老天仿佛也为这场即将到来的比试动容,中午过后就飘起了雨滴。渐渐的,雨越下越大,弟子们就这么冒着大雨守在台下,一个都没有离开。

    中午回竹园短暂地休息过后,天逍和天遥一起来到了炎黄战台。正在谈天的弟子们一下子安静下来,目睹两人登上战台。没有一个人说话,耳边只有“哗啦啦”的大雨声。

    天逍、天遥两人心照不宣,一起抽出了背上的仙剑。两人是兄弟,当然不用自我介绍了。他们缓缓提剑,大雨打在剑上,发出“叮叮”的鸣响。台下的众人屏息凝视,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精彩的场面。

    天逍双眼一闭,随后陡然睁大,手臂横挥,松纹剑就带着一道蓝色的光芒,朝着天遥疾速而去。这场举宗注目的战斗,就这样开始了。

    天逍虽然分出时间修刀,但是练剑的修为丝毫不比天遥差。脚下步伐飘摇,却不影响速度,剑光刚到,人影随至,手腕连抖,一连串的剑影攻向天遥。

    天遥也是迅速挥起古定剑,剑法分毫不乱。两人平时一起修炼已久,练的又是同一套剑籍,因此对对方的套路已经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两人的速度越来越快,手中的仙剑如同狂风骤雨一般挥舞着,一片片的剑光剑影中夹杂着因为速度太快而显得略微有些模糊的身影,密集的仙剑碰撞声不绝于耳,一声比一声急促,一声比一声响亮。

    台下众弟子已经目不暇接了,全场鸦雀无声。这还是和合中期的实力吗?上午那场和合后期的对决也没这么夸张啊,多么熟练的剑法,多么惊人的速度啊!

    松纹和古定两把仙剑的品质可以说是完全相同,估计它们从欧冶梓祖师手中出世之后,这也是头一次处于对立相争的态势。

    长老席上的余瑞江很是满意,两大弟子从《源影剑籍》中所学,已经到了融会贯通、精益求精的地步。

    场中最高兴的人要数宗主李原啸了。平时光听余瑞江说两个外孙修仙多么有天赋,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亲眼目睹两人如此有出息,李原啸激动不已,在苦命的女儿、女婿惨死后,他唯一的牵挂就在这两个外孙身上。

    台下的女弟子们,一个个都兴奋得两眼直冒光,不用问,观看这场对决的女弟子大部分都是天逍、天遥兄弟二人的仰慕者,这一点也让不少男弟子羡慕不已。

    “大师兄,二师姐,我头一次看见这样一对对手。相比之下,我的《源影剑籍》修炼得还远远不够……你们说,他们俩谁会赢?我好紧张啊!”朱晓敏此刻非常矛盾,台上两位都是疼爱她的师兄,她也不知道希望谁赢才好了。

    韩明飞道:“小师妹,这场对决其实已经超越了招式和技巧的范畴了,两位师弟尽皆天资纵横,才华横溢,能将剑籍修炼到如此程度,让我这个当师兄的也十分汗颜,想我当年和合中期时,可比两位师弟差上许多。这场比斗,无论结果如何,都没有失败者。”

    唐君荷也道:“师兄所言极是。我觉得不管最后天逍和天遥拿到第几名,哪怕是第四名,宗门内也应该给予奖励。毕竟水平摆在那里,如果就因为抽签不好而没能进入前三,不能获得奖励,那有失公平。”

    “这才多久啊,没想到当年那两个小家伙如今都这么厉害了。不敢想象他们以后能达到什么程度……”萧立英感叹。

    大雨依然没有要停的意思,天色也越来越暗,所有人的衣衫早已湿透。茫茫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台上那蓝、绿两色绚烂的光芒。

    对战正处在紧要关头,台上的两人专心致志,在他们眼中,大雨和台下众人好像都不存在似的。天逍横跨左移,同时右手持剑连挥,数道剑光仿佛不分先后,同时冲着天遥的方向而去。

    天遥右脚擦地,身体猛地向左后方转开,避过了这窜连击。按照《步天剑歌》所写,“一步一剑,是为眼前。”与其拼力相抵,不如避其锋芒。避过剑光之后,他鹞子翻身高高跃起,天逍当即左脚用力一跺,青云直上追天遥的身影而去。

    天遥在空中上升势头将尽时,腰部用力,头冲下,脚冲上,整个人倒着向下,古定剑正对着跃上来的天逍攻去。天逍横剑抵挡,同时翻手挥剑斩向天遥的手臂。天遥轻巧地扭动身体,往旁边翻挪了一段距离,并急坠至天逍所在高度,疾出数剑挥出一串剑花。天逍连忙往后翻身,背过手来划出几道长长的蓝色剑光,将古定剑挥出的绿色剑花分割开来,然后借翻转之力正过身来,面对着天遥。两人从空中一路拼剑下落,落地后又疾速横向移动,因为速度极快,大雨落在两人的身上和剑上,激起一层淡淡的水雾。

    突然,冒出了“哧”的一声,这明显是有人中剑的声音。天色太昏暗,两人身影模糊,台下众人看得都不是十分清楚。到底是谁受伤了?台上的两人并没有停止,剑器交鸣声依然持续不绝。众人已经能看出,台上的积水中已经明显多出了一抹深红的血色。

    打斗愈发激烈,“哧哧”的中剑声音也时不时响起,两人身上滴落的水滴中混着红色,看来两人皆已挂彩。

    女弟子们口中惊呼不断,而男弟子们则是一连片的叫好声。天才与天才的比试,就是比别人精彩。

    在剑术招式上两人势均力敌,在身法速度上也是难分胜负。那么耐力素质又如何?从未时一刻开始比试到现在,已经将近半个时辰了,天逍和天遥两人的步伐速度丝毫不减,挥剑力道也不见减弱。两人从小跟随父亲修炼身体,根骨优秀,锻炼勤勉,耐力自然是不必说。

    如今两人除了拼剑之外,左手也不闲着,探手成掌、成拳、成指,同时搭配用剑的心法,将手也当作剑器一般你来我往,针尖对麦芒。

    “我的天啊!还能以手当剑!如果我对上他们,别说是松纹和古定两把仙剑了,即便是用这‘手剑’,我估计也会输得找不着北!”一名弟子瞪大双眼,惊讶万分,自叹不如。

    “哼,我天逍师弟和天遥师弟的本事,岂是一般人可比的!”一名美貌的女弟子闻言后,不屑地说道。

    “人家认识你么?还叫得那么亲密……”又一名女弟子鄙夷道。

    “都别吵,快看台上!”有人不耐烦地喊。

    炎黄战台中央,天逍和天遥已经停手,互相对望着。两人身上已是遍体鳞伤,所幸都是划伤,伤口不是很深,但是伤得多了血流得也多了,和着雨水一起,染红了满是破洞的衣服。两人刚定立片刻,脚下皆已凝出一滩血水。

    天遥横握古定剑,对天逍笑道:“哥哥,这一场打得真是痛快!你我之间不分出胜负实在是有点儿可惜。你的伤势应该无碍吧?”

    天逍亦笑道:“可不要小看我,这点儿伤又算得了什么?小心,我要攻过来了!”说罢,天逍和天遥又迅速缠斗在一起。

    长老席上的李原啸有点儿坐不住了,两个外孙都这般好强,非要分出高下。倘若有个闪失,他还不得心疼死?李原啸焦急地望向余瑞江,余瑞江倒是镇定自若,一点儿都不紧张。“呵,倒是我想得太多了。如此天才的弟子,瑞江对他们的爱惜程度丝毫不弱于我,他这么镇静,想必是有所安排。”李原啸见余瑞江不慌不忙,自己也就定下心来,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台上两人身上。

    天逍边打边想:“这样和遥弟打下去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我二人功力相差无几,仙剑品级旗鼓相当,修炼的剑籍都是同一部,彼此之间又这么熟悉。看来,要想获胜,必定要出奇招……”

    其实天遥何尝不是这么想?但是说得容易,能获胜的奇招不是说想就能想出来的。

    天逍整个右肩都火辣辣的痛,刚才被天遥斜刺里划出一道很长的伤口,从右肩膀一直延伸到右肋。因为右手要舞剑,所以动作一大,伤口就异常疼痛。“糟糕,这道剑伤已经妨碍我右手的使剑速度了,再这样下去必输无疑……偏偏伤在右肩……”天逍心里想着,不禁有些着急,伤口对他的影响比想象的还要大,“怎么办?伤口要是在左肩就好了,左肩……”忽然,一个念头浮现在天逍的脑海中,“对啊,可以用这一招!顺利的话,大有可能获胜,不过如果失败了,也就输定了……不管了,反正拖下去也是个输,用这招赢的可能性比较大!”

    天逍打定了主意,瞅准天遥一剑斩来的时机,用松纹剑横着一拨,隔开古定剑的同时,身体向右微侧,左手一掌击向天遥的右肩。

    天遥手腕回摆,用小臂迎着天逍拍来的左掌向上猛托。天逍的胳膊被撞高,露出左半身一大片空档,天遥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直接反手一剑刺向天逍的左肩。

    按理,天逍应该迅速退后躲避剑锋才是,但即使如此,他后退的速度也比不上仙剑追来的速度,天逍这下势必要伤到左肩了。台下的韩明飞等几人心里都“咯噔”一下,这下天逍的劣势太大了。

    可是,天逍并没有后退,反而微侧着身体挺肩向古定剑撞去,“噗哧”一声,古定剑深深的刺入了天逍的左肩,伤口顿时血流如注,顺着剑身汩汩冒了出来。

    正安心看着比武的李原啸“腾”地一下从座上弹起,余瑞江也是瞬间瞪大了双眼,天逍此举无异于自残,倘若伤了重要筋骨,甚至废了整条左臂,那可怎么得了?

    天遥大吃一惊,兄弟比试如果重伤一个,即使分出胜负也得不偿失。担心之余心中起疑:“怎么他没有躲开?”以天逍的能力,避开那一剑最多只是轻伤而已。惊讶之中,只见天逍身体带着剑尖向左猛转,整个古定剑被弯曲起来,同时,他右手中的松纹剑顺势向天遥斩来。

    天遥顿时明白了,天逍用的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险招,故意让剑刺入肩膀,用身体弯曲剑身使得古定剑无法被抽出来,再用松纹剑攻击,从而赢得这场比武。他脑中灵光一闪,右手立即松开古定剑,古定剑柄顺弯曲之势向外弹开了。主动弃剑后,天遥也没有避开攻击,他扬起左臂挡住了松纹剑,顿时一阵剧痛,松纹剑切入了小臂,他不顾鲜血直冒,前跨一步,右手成掌刀,轻轻地放在了天逍的脖颈后面。

    天逍左肩重伤,右手挥出那剑之后已经使尽了全力,现在只能大口喘息着,不能再战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